绍兴新闻

疫中杂想

 
疫中杂想陈平困坐家中,难免胡思乱想,也就有了下面的胡言乱语。2020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武汉新冠肺炎。1月20日,就在人们静等过年的温馨氛围中,钟南山发出了黑色的预言。几乎是一夜之间,武汉新冠肺炎便从一个未知的病种演化成重大疫情,全国各地无一幸免。武汉封城、湖北各地市封城、各省市进入重大疫情一级响应!空前严厉的措施,让大众在疑惑中错愕。人们手足无措地看着患病人数和疑似病例急遽飙升,所有的生活就此改变。武汉新冠肺炎冻结了百姓的日常,冻结了经济活动,也引发了全国性的惊恐和14亿人的集体焦虑。在恐惧中,敌意战胜了同情。武汉被推上了社会情绪的断头台,武汉被嫌恶、被抛弃、被憎恨、被咀咒。来自武汉的一切都遭到抵制和阻击,在湖北之外的所有地方,武汉人进不了城、进不了乡、进不了村,甚至回不了家;敌意蔓延至全部湖北人,只要是湖北人,被拒绝靠近一切人群集聚之地。在数九的寒风中,湖北人在旷野中䒯䒯孑立、无处安身。面对灾难,人心比寒风更冷!敌意还在蔓延,从武汉返家的本地人遭到训诫,甚至家门被封。善意并未绝迹。与冷漠相对应的,是各地医务人员奔赴湖北、武汉,多种物资紧急驰援武汉,还有个人和机构的大量捐赠。艰难时世,总有善良的光芒闪耀。但细细观察不难发现,善意往往与强大联系紧密,或来自国家意志,或来自富裕阶层。与灾难相比,更难以把控的是人心。基于常识的行为与判断在疫情前发生变异,我们无法预测明天的状况,无法预测他人的言行,甚至无法掌控自己的行为。不断收紧的管控措施将人们固定在一个狭小空间,在日益扩大的无力感前,理性黯然谢幕,荒唐翩然登场。各种揣测、猜度和扭曲的结论层出不穷。愤怒未必出诗人,但足以产生寻觅祸首的力量。于是不同的复仇对象逐一进入视野。中华菊头蝠、华南海鲜市场贩买野味的无良商人、不讲病德且四处游荡的患者、隐瞒真相的武汉官员、追逐名利的疾控中心专家,当然,还有万恶的美帝国主义。反思是避免重蹈覆辙的必要途径,但理性才是认知的重要前提。所有对疫情的溯源都有根据,也都有道理,然而对个体责任的追根溯源,大多集中于微观层面,它至多能揭示出事物发展的偶然因素。愤怒的口水或许会带来渲泄的快感,却不能替代探寻必然性的理性思考。当我们从更宏观的角度观察这次疫情的始末,尽管尚有许多秘密未曾发现,许多信息依然朦胧,但还是让我们感到了制度层面的若干缺失。我们的评价系统更注重于各级官员的发展政绩,而对灾祸和失误缺乏宽容。任何揿下预警键的官员,便意味着本地或本单位的稳定尚有缝隙、本地或本单位的发展尚有隐患,因此也意味着将仕途押上了赌桌。制度的设定使风险瞒报渐成惯例,武汉的官员亦莫能外。有些风险或会消弥,有些风险暂且蛰伏,但不断累加的风险总有爆发的一天,于是举世愕然。有鉴于此,这次疫情仅仅指责武汉的官员,似有偏颇。有段时间,“敬畏”一词充盈于耳,我们敬畏传统、敬畏自然、敬畏权力、敬畏制度……但唯独忘记了敬畏生命。这次武汉新冠肺炎告诉我们,对生命的敬畏,是一切敬畏的起点,无此,所有的敬畏便会訇然倒塌。话止于此,不能多说了。至于此次疫情是美帝的阴谋,实在荒唐得有违基本常识,不值一辩,更不必多说了。只是如此谣言,却无人澄清,无人追查,无人受到训诫,亦无人承担法律责任,在对谣言切齿痛恨的当下,岂非咄咄怪事?。

标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