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新闻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开庭审理死者家属:见老虎镜

 

2016年7月23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园内发生一起最终导致“一死一伤”的老虎伤人事件。当时,游客赵女士中途自行下车后被老虎拖走,其母周女士下车去追时遭老虎撕咬。该事件造成周女士死亡,赵女士受伤。案件近日开庭,之前受害者家属称:索赔并非讹诈。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将择日宣判园方称无过错不赔偿

今年2月初,延庆法院指定鉴定机构对赵女士做了伤情鉴定,伤残等级为九级。目前,赵女士脸部伤口还在修复期,后续还要接受面部整容手术。

今天上午开庭审理的共有两个案件:死者周女士丈夫赵德,伤者赵女士分别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所有媒体记者一律被谢绝进入庭审现场旁听这两起曾被置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民事案件。

赵德很希望这个上午,能给一家人500多个日夜的悲伤、愤怒、悔恨,画上一个彻底的休止符。

“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对这件事情是没有责任的”

赔偿金额,是赵德的代理律师根据相关赔偿金额清算的。赵德觉得,这算是给死去的妻子一个交代。

“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对这件事情自己是没有责任的,但是也希望动物园方面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赵德说自从去年9月妻子遗体火化前后,动物园方面一年多再无后续声音。

2016年9月14日妻子遗体在延庆的殡仪馆举行告别会,赵德记得当时动物园园方一个人也没来。

而就在告别会4天前的9月10日,赵德一家接到动物园相关负责人最后的裁定——董事会形成决议,园方无责,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给予伤亡者一定经济赔偿。赵德在听到这个“拖了那么久“的处置结果后,十分愤怒。正是在那时,他觉得一家人在事发后一个多月里的沉默变得毫无意义。

2016年10月,一家人开始积极应对媒体。当年11月,赵德与女儿分别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请求法院判令赔偿其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赔偿已故的周女士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近156万元。延庆区法院当日受理并正式立案。

“你们当时看我们对媒体不发声,其实期间动物园方找我们谈了6次,态度十分诚恳。”赵德记得当时动物园负责人来到他们住的宾馆安抚时,说一家人受了很大伤害,一定要将心比心;还把周女士称为“虎口救女,英雄的母亲”。

记者在12月19日上午和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的电话沟通中,对方表示目前不能给予任何答复,一切以法律判决为准,并说事发后动物园的确在“猛兽区观赏区的安全防护方面加了不少(设备)”,但详情也不便展开细说。

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官网上,记者看到一段关于园区自驾游的详细介绍——“自驾车游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景区是一种最刺激、最新潮的游览方式。您可以驾驶您的爱车行驶在行车区内,尽情地和猛兽进行零距离接触。感受那丛林野兽擦肩而过的心跳刺激之情。”另外,“中国最大虎群“依旧放在官网显眼位置。

最高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周杲告知记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过错方判定来说,双方其实都有过错。但是园区的确有可能存在因为管理责任瑕疵而导致的间接侵权行为,比如园方是否有事先危险通知书、票价当中是否含有游客人身伤害保险、出事后相关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开庭审理死者家属:见老虎镜管理人员是否及时到场等。”

任何老虎卡通形象的动画片也不再看

这一年多里,60岁的赵德觉得自己因为时年57岁妻子的死,迅速衰老。

“我现在一看到有老虎出现的电视节目就马上换台,我现在恨它恨得牙痒痒。”赵德说。就连4岁多的小外孙,也因为1年多前亲历了这场悲剧而被禁止看带任何老虎卡通形象的动画片。

其实赵德在事发前就因为“难以忍受动物身上的异味”而抗拒去动物园,现在则是“从理性到感性上全方位拒绝”。时隔一年多,他从未去过事发地,也后悔当时自己没和妻子一起去,“如果我去了,我就会拉住他们去那种地方”。

“我生活城市周边的人,大多数还是心怀善意和同情的。网络上不明就里的舆论,比一年前好一些但改观不大,可我们也不想为这些无谓的事情计较了。”赵德说。

悲剧发生后,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老家马鞍山的房子里。原本生性开朗的他变得不爱与人打交道。睡眠时间,从原来的8小时压缩到现在的4小时。“到点就自动醒。如果晚上10点睡下,凌晨2点就醒了,听听录音机、看看电视。“赵德说。

每晚7点以后,赵德都要和女儿、小外孙视频聊天,这是事发后新添的习惯,赵德说是自己一天里唯一的精神寄托。

老家和女儿在的家,现在摆满了赵德妻子的生活照,但家里人却在这样的氛围里刻意回避“那个话题”。

“一说起,心里就压得透不过气。”赵德心疼唯一的女儿,见不得她因为母亲的事情自责,所以总是装得若无其事。

事发以前,赵德和妻子分别从当地企业、事业单位退休,女儿一家定居,在一家大企业做项目规划。事发以后,女儿不能再从事之前的工作,只能在家中照顾孩子,自学职业证书。

这一年多赵德开始关注国内类似的动物园伤人事件。据他告知,今年8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又被多家媒体爆出“熊园黑熊伤人”事件,而动物园也是在此之后才为熊园增设了电网等相关防护措施。赵德对此很不满,觉得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开庭审理死者家属:见老虎镜

第二外国语学院原旅游科学研究所所长王兴斌教授在2000年初也就是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新开不久时做过实地调研,发现当时动物园采取的是非洲一些国家野生动物园非常流行的“自驾游”模式,即动物不进笼、人在车中观赏,这在当时国内是一种创新。

“动物园本身不愿放弃这个卖点,担心影响观赏效果,这应该是去年事情发生后动物园未一次性将所有猛兽区的铁丝网添置完成的原因。”王兴斌说,“其实观赏方式的创新没有错,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切实在这种游览模式下保障游客的人身安全。除了进入游览区时的危险警示标志和承诺书,危险地带内也应配备救援巡视车和急救设备。”

今年年初,赵德听说了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老虎咬伤逃票男子致死的新闻,很感慨:“人家是逃票进去的,动物园最终还是给予赔偿,而我们是买票进入的游客,是消费者,无论如何生命安全不应该受到更好保护吗”

赵德和女儿说过,等到这次开庭结束以后,他就回老家等结果。,是一个让他“情绪复杂”的地方。

(应受访者要求,赵德为化名)

原标题:老虎伤人案死者家属:见老虎镜头就换台恨得牙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