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新闻

近万张照片留住绍兴最后的渔村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张张老照片见证了则水牌拆迁前后的故事,一幕幕旧光影记录了时代的发展变迁。昨天上午,《最后的渔村——则水牌》摄影集在绍兴博物馆公开发行,创作者王晓明和王时雨父子,为人们讲述了他们如何用手中的相机,记录拍摄绍兴这个古老渔村最后的光阴。

  万张照片近万张照片留住绍兴最后的渔村见证变迁

  “则水牌者,昌安门外,去古城六七里。参次千百户,百姓尽枕河。”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古老渔村则水牌,2018年完成拆迁。两年前,得知这片区域即将拆迁时,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王晓明有了用镜头保留这个渔村最后风貌的念头,他叫上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的儿子王时雨。

  此后,风雨寒暑,父子俩用脚步一遍遍丈量了则水牌的每一寸土地,用镜头记录下了这片区域拆迁前后的面貌,以及当地人傍水而居的生活。在一年半的时间里,父子两人拍摄了近万张照片,光是航拍就飞了6次,最终挑选出来的700张照片被制作成影集。

  《最后的渔村——则水牌》分为“渔乡旧貌”“渔村风情”“渔家舟楫”“渔民生活”“渔人守望”5个篇章。翻开影集,绍兴典型的水乡风貌扑面而来:纵横交错的河道、宽广的湖面、渔村墨绿色的屋顶、狭窄的弄堂。

  渔民世代而居,日出捕鱼的艰辛,以及渔舟唱晚的欢畅;居民逐水而居,妇人织网,船匠制船……许多逐渐消逝的水乡生活场景,在这本影集里得以还原。

  这些照片的拍摄,耗费了这对父子一年半的业余时间。王晓明告诉记者,好的照片需要好的光线配合,在大部分时间里,他和儿子经常“蹲守”在村里,抓住各种机会和角度。“最长的一次,从早上天一亮拍到天黑,所有的电池都拍到没电了。”

  用心记录的乡愁

  翻开《最后的渔村——则水牌》影集,最早的几幅照片,是宽广的水面旁,白墙黑瓦的民居错落排开,如同一幅水墨画般静谧安然。王晓明告诉记者,这是最初记录时拍摄的。“最早的想法是,记录发展也要保留一些乡愁的内容。”王晓明说。

  王时雨告诉记者,为了充分展现变化发展,经常是同一个角度,同一个场景,会分很多天去拍摄。“在则水牌拆迁工作开始推进时,由于速度很快,经常是上一回去拍到的一处建筑,下一次去就不见了。我们就把拆后的场景也拍摄下来,算是给这个地方画上一个句号。”

  除了记录变化,父子俩还记录了许多温暖而有趣的场景。由于住房条件简陋,则水牌居民长期以来喜欢将饭桌摆在门外,居民们端着饭碗,走街串巷,在邻居家夹点菜,几下就吃完了饭。“当时觉得这是特别有趣的一幕,我们也记录了下来,放在了影集里。”王时雨说,这种照片既反映了需要改变的需求,也有很温暖的人间烟火。

  许多照片很动人

  在一年半的拍摄中,王晓明父子也感受到了则水牌居民们对环境改善的渴望,以及对旧地的眷恋。“有一次见到几位老太太,我说给你们拍个照吧,一位老太太说好啊,然后她马上拉起了周围几个邻居,最后,6位老太太手拉手站成一排,脸上笑呵呵地把照片拍了。”王晓明告诉记者,照片拍完后,老太太们还叮嘱他,有机会要把照片给她们拿过去,作为对老屋的念想。

  他们还为在东街菜市场做水产生意的居民高国昌拍了一组照片,记录了他早上3点去批发市场进货,5点再到菜市场售卖的过程。“绍兴主城区各大菜市场中,有80%的鱼摊是由则水牌人经营的。拍摄这组照片,也是为了体现这个渔村给里面的人留下的深刻的烙印。”王时雨表示。

  发布会上,王晓明和王时雨分别向绍兴市档案局、越城区教体局、越城区档案局、越城区文化馆、则水牌村委、村民代表捐赠了影集和视频记录片及电子档案。

  越城区委宣传部茹福军表示,随着越城区域融合以及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则水牌也在整体拆迁中改变了模样,古老的记忆慢慢尘封,则水牌作为现代城市枢纽的崭新面貌逐渐拉开帷幕,这是对拆改精神的一次美好重塑,也是对乡风文明的有力凝聚。

  《最后的渔村——则水牌》影集及全部电子档案,已由绍兴市档案馆永久收藏。

返回列表